官方微信 手機客戶端 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關注微信 我的廣告

烏衣門戶網

烏衣門戶網 首頁 網絡流行 大國小民 查看內容

大國小民 | 不想為生病的繼父傾家蕩產,我錯了嗎

2019-11-19 08:12| 發布者:烏衣門戶網| 查看:701| 評論:0|來自:大國小民

摘要:《大國小民》第1018期本文系網易“大國小民”欄目出品。聯系方式:[email protected]工作之后這些年,我雖然很少回家,但每周都會給奶奶打個電話。2018年7月的一天晚上,奶奶忽

《大國小民》第1018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本文系網易“大國小民”欄目出品。聯系方式:[email protected]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大國小民 | 不想為生病的繼父傾家蕩產,我錯了嗎 作者: 來源:大國小民
大國小民 | 不想為生病的繼父傾家蕩產,我錯了嗎 作者: 來源:大國小民

工作之后這些年,我雖然很少回家,但每周都會給奶奶打個電話。2018年7月的一天晚上,奶奶忽然在電話里說,“最近有時間的話就回來一趟,去看看你大明叔吧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“大明叔咋了?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奶奶嘆口氣,“得了不好的病了……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我心里一緊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1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印象中大明叔身體挺壯實,個子不高,背有點駝,但是很精神,經常穿著那件軍綠色的外套。大明叔的脾氣一直很好,說話前一定會先笑,誰家有什幺事兒也總會去幫忙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大明叔家的院子里種著一棵桃樹,上小學時的一天,我和小伙伴心血來潮,翻墻頭去他家偷桃子。我們剛爬上桃樹,大明叔就突然回來了,大家嚇壞了,一位同學直接從樹上跳了下去,剩下我們幾個爬得高的愣在樹上不敢動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本以為大明叔會發脾氣,可他卻溫和地安撫起我們來,護著我們一個個慢慢爬下來后,又轉身從樹上摘了幾個桃子放到我們手里,說“快去玩吧”,大家這才都舒了一口氣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我考上大學那年,家里擺席請村里人吃飯,那幾天,大明叔一直在我家幫忙,等宴席結束客人都散了,他把我拉到一邊,從兜里拿出一張皺巴巴的100塊。我記得很清楚,那張錢潮乎乎的,估計被他攥在手里很長時間了。我推辭說不要,大明叔就硬把錢塞到我手里,“臭娃要去北京了,好好學,以后當大官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我心里惦記著大明叔的事,可回老家的時間卻因為工作一拖再拖,一直到8月下旬才有空。一回到家,我就問奶奶大明叔是在家還是在醫院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“我原本想的是讓你上個月去看看他,現在都這個時候了,要不別去了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“病好轉了?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“好啥呀……他得的是胃癌,哪能那幺快,還是別去了,過段日子再說吧……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我有點不明白,“病沒好,咋就不能去看,為啥要過段日子?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奶奶停下手中的活兒,情緒一下子有些激動,“為啥?國棟不讓看,還能為啥!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“為啥不讓看?”我更糊涂了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“哎……國棟就是不想讓大明知道自己得病了——他那是不想給你大明叔治病啊!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“他不讓治就不治了?我俊花嬸子呢?她啥意思?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“她知道個啥,平時嘰嘰喳喳的,其實一點心眼都沒有,遇事兒也沒個主意。她連大明得的啥病都不知道。前幾天我見她去上柳樹村趕會,就問她咋不回家照顧大明,她說沒事,都出院了,不用跟前老守著人。我當時才知道,國棟連她也瞞著呢!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我一時間不知道該說啥了,心里有些生氣:自己父親得了病,當孩子的不給治,這是個什幺道理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過了一會兒,奶奶又勸我:“你今天還是別去了,國棟他們一直騙你大明叔說他得的是胃炎,對外也這幺說。縣醫院看護你大明叔的護士就是咱們隔壁村的,我也是從她那兒才知道。你大明叔在醫院待了十幾天就出院了,這段時間一直在家,整天在床上躺著……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“國棟怎幺這樣啊?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奶奶情緒越來越激動,“這娃兒簡直是個白眼狼,大明受了一輩子罪,怎幺最后落得個這下場……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2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按奶奶的講法,大明叔的病跟他早年吃飯的習慣有很大關系。大明叔外號叫“六碗兒”,年輕時大家都這幺叫他。那時候大明叔去隔壁村趕會,在親戚家吃了六碗餃子,把很多人都鎮住了,后來大家見他就說:“六碗兒,厲害厲害……”這才有了這個外號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人的命運真是難說,奶奶說大明叔這一輩子沒別的愛好,就好個吃,尤愛吃餃子,但那時家里窮,一般時候也吃不起。每年就等桃樹上的桃下來了,去集市上賣了錢,當天晚上回家自己包點餃子。但是他手藝不行,最后煮壞的餃子比好的多。一直想說個媳婦,可家里窮,也沒說上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1995年老姨到我家走親戚,問奶奶村里有沒有30歲左右還沒成家的男的,說自家有個侄女,男人在礦上上班,趕上塌方人沒了,現在帶著一個8歲的男娃,日子也不好過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我奶奶想了想說有,但就怕女方看不上——家里太窮,還有點駝背,現在還住著土坯房,30大幾了沒討到媳婦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老姨一拍腿,“窮不要緊,人家不挑窮富,能容下這個男孩就行。你幫我問問吧,行就見一面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沒多久,奶奶就帶著劉俊花跟大明叔見了一面,她們事前約定好的,只要劉俊花一拿出手絹,那就代表沒看上,我奶奶找個借口帶她離開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那天,兩人去了大明叔家,房子雖然破,但能看出來是精心打掃過的。大明叔給劉俊花買了瓜子、還沖了橘子粉水,但是家里沒有水杯,就盛在碗里——碗還豁了個口。不一會兒,劉俊花就拿出了手絹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奶奶馬上笑著對大明叔說,還有點別的事兒,就拉著劉俊花要走。還沒出大門,大明叔又把她倆叫住了,拿出了一袋早已裝好的桃,塞到劉俊花手里,“拿回去給娃吃,甜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奶奶本以為這事就算吹了。可到了第二天,老姨就又來到我家,說只要大明不嫌棄,選個日子就把劉俊花接過來吧,“人家說了,大明家條件不好,不用整什幺派頭,簡簡單單就行,也不用什幺復雜的儀式”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大明叔知道后很興奮,把家里徹底收拾了一番,還去鎮上添了件新衣服;奶奶招呼幾個本家嬸子給他做了幾床被子,剪了些“喜”字;大明叔又買了幾盒煙,找熟人從鎮政府借了一輛車,就把劉俊花和國棟接到了家里。大明叔的父母都不在了,幾個本家一塊吃了頓飯,劉俊花就成了我俊花嬸子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第二天一早,大明叔就帶著劉俊花去各家“認門”,第三天又帶著國棟去各家“認門”,奶奶還有些納悶兒,問他昨天不是來過了,還來干啥。大明叔就指著國棟說:“這以后就是咱自家娃,有啥事兒還得嬸子你多費心,來,國棟,給奶奶磕頭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國棟剛跪下,我奶奶馬上去扶住,“你讓孩子跪啥,娃呀,想吃啥就給奶奶說,奶奶給你做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再往后,村里人都說,大明叔對國棟,“真比親生的還親”。大明叔家里雖窮,但是國棟穿的總比村里一般的小孩要好;大明叔本不愛趕集,有了國棟之后,十里八村趕集過會,他次次都要去,不為別的,就為在集會上買一兩個小孩的稀罕玩意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3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國棟來了我們村沒多久,就轉進了村小學。他比我大2歲,但是來之前有三四個月的時間都沒有上學,轉來后就留了一級,比我高一級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第一次見到國棟那天,我放學剛路過麥場,就被大明叔叫住了。他把國棟拉到我面前說:“這是你國棟哥,剛轉學過來,明天你們就是同學了,咱兩家離得近,你們可以做伴去學校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國棟的骨頭架子大,看上去要比同齡的孩子強壯一些,有些靦腆,也不多說話,但是眼珠一直轉,時不時還會瞅瞅你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剛開始我還挺高興,心想又多了個大朋友。但很快,我就不愿意跟國棟一起了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當時,我們村小學賣的冰糕有3種,第一種是1毛錢1根的,大部分學生都吃這個;第二種是2毛錢1根的水果冰糕,吃的人相對比較少;第三種是5毛錢1根的奶油冰糕,冰糕棍做成了一個小熊爪子的形狀,這個就更沒什幺人吃了——5毛錢對農村孩子來說,不是誰都能掏得起的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有一天放學我倆結伴回家,國棟嘴里叼著一根“小熊爪子”的冰糕棍,得意地對我說:“我今天撿了一個‘小熊爪子’,然后就叼著去學校了,同學都以為我買了一根5毛錢的冰糕,哈哈!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當時我尚年幼,只是感到有些不舒服,具體什幺感受也不太會表達,但之后就不跟他一起結伴上下學了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等到了五六年級,國棟就開始經常被叫家長了:不寫作業、遲到早退、不參加值日,還有一次是因為去地里偷別人家玉米被抓住了。等臨近小學畢業,還差點被學校開除——他直接把班里一個同學的腿給打折了——原本兩人只是課間打鬧,后來鬧紅眼了,國棟仗著自己身形大,便把那個同學撞倒后,一板磚砸到了同學腿上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男孩父親放出話,要國棟賠一條腿,大明叔買了很多禮物去上門道歉,連人家家門都沒進去。后來還是千方百計找了個中間人,硬是把自家村東的兩畝好地給了對方,這事兒才算完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可國棟再沒學過好。好不容易上了初中,又開始成天跟著一群“大哥”混在一起抽煙、喝酒、滑旱冰。有一次他們想“搞點錢”,讓國棟想想辦法。說是去“搞”,其實就是去偷。國棟跟在別人后面干壞事行,自己出頭卻不敢,想來想去,帶著這群人把自己家給偷了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俊花嬸子回家后發現被偷了,當天就站在自家房上高聲罵,整整罵了有1個小時,把最難聽的話都喊遍了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還是上柳樹村的黃毛爹發現的問題。那天晚上,黃毛買了只燒雞在家偷吃,被他爹看到,逼問錢是從哪兒來的,黃毛說撿的,他爹不信,狠狠打了一頓,黃毛才把他們偷錢的事兒說了——那一次,黃毛從贓款中分了50塊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黃毛爹也是個老實人,拿上50塊錢就給大明叔送去了,大明叔和俊花嬸子這才知道,是國棟帶人把家偷了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這件事一度成了村里飯后閑談的焦點: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“帶別人把自己家偷了,這叫啥事兒?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“大明這圖個啥?真心待這個兒子,他不把你當爹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“大明脾氣太好,要是我非打死他不可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這些話,村里人翻來覆去講了好一段時間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4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那些年,奶奶一直勸大明叔要一個孩子,不能一輩子給別人養孩子,到最后肯定跟自己不是一條心。大明叔卻總笑笑說,咱家不比別人家,能養好一個孩子就不錯了。奶奶直說大明叔糊涂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大國小民 | 不想為生病的繼父傾家蕩產,我錯了嗎 作者: 來源:大國小民

國棟初三那年,在班里用打火機把書點了,被老師趕回家之后怎幺都不肯再去了,說要出去打工。大明叔執拗不過。可國棟還沒有初中畢業證,大明叔就又去找校長,反反復復好幾趟,一直說“娃兒沒有個初中畢業證,以后不好混”,提著棗子、酒一趟趟往校長家送,這才讓國棟拿到了畢業證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很快,國棟就跟村里的幾個年輕人一起去了上海。那時候,俊花嬸子總愛大著嗓子對我說,“等畢業了,你就去上海找你國棟哥啊,一個月能掙五六千呢!別看你哥連高中都沒上,現在掙的比大學生還多!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高二那年寒假,我回村碰到跟國棟一起去上海的俊濤,問他在那邊混得怎幺樣。俊濤卻說,“咱也沒學歷,就是個打工的,賣點力氣,攢點錢以后回來開個店算了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“國棟呢?聽俊花嬸子說他在上海混得還行呀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“啊,國棟呀……”俊濤欲言又止,在我追問下,才說他們去上海之前本來已經定好了工作去向,在郊區一個養殖場養鴨子,管吃住,給的工資不高,但也夠用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可國棟嫌養鴨子“不夠體面”,待了沒多久就走了。走之前俊濤還勸他,說剛到上海,人生地不熟的,有份工作先干著不好嗎。國棟卻說,他來上海不是為了養鴨子的——“這能有什幺出息”。之后沒多久,國棟就換了手機號,也跟大家斷了聯系,去年過年才聽說,他去了一家做外貿的公司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半年前,俊濤爺爺突發腦血栓,手術需要一筆不小的錢,他找親戚朋友借了個遍,最后還是差點兒。他想國棟手頭應該還算寬裕,就憑著從俊花嬸子那里聽到的信息,輾轉找到了國棟公司,可公司卻告訴他,國棟已經被開除1個多月了,原因是“謊報學歷”——進公司之前,國棟說自己是專科畢業,老板讓他起草一個簡單的合同,卻漏洞百出。逼問之下,國棟才承認自己初中都沒有上完。老板很生氣,當天就開除了國棟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俊濤跟同事要國棟的聯系方式,同事問他跟國棟是什幺關系,俊濤說我倆一個村的,同事就疑惑地瞪大了眼睛,“一個村?他不是市里的嗎?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“人同事就說呀,他生活在市區,爸爸是公務員,媽媽是老師——你找的人可能跟我說的不是一個人,電話不方便給你的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末了,俊濤直感嘆,說自己就是太老實,沒什幺野心,“像國棟那樣的,應該能在上海混得開”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2007年,國棟從上海回來了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俊花嬸子的說辭又變了——“可得好好學習呀,現在這社會沒個文化是不行,尤其在大城市,那都是要跟外國人做生意的。哎……國棟呀就是吃了沒有文化的虧,聽不懂外國人說啥。帶著你去談生意,你連人家說啥都不知道,老板能看得起你?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國棟回來之后挺長一段時間沒有找到工作,體力活兒不屑于干,但凡需要點技術含量的又都要文憑。最終還是大明叔托人,在鎮上一家軸承廠給他找了份工作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廠里干了沒半年,國棟就又辭職了——說工資太低,養活自己還行,結婚養孩子肯定不行,但凡生活再往前走一步,就顧不過來了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國棟在家嚷嚷著,說“想掙點錢還是要自己當老板”,還是大明叔,拿出了一輩子的積蓄,在縣里給國棟開了家干果店,還買了套房。一家人都陪著國棟搬到了縣城,大明叔平時就幫忙照看著干果店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5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奶奶總說,有的孩子來到世上是來報恩的,有的孩子來到世上就是來討債的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俊花嬸子剛進門的時候,大明叔家里窮,只怕虧了母子倆。當時鄉里有時候會組織獻血,大明叔次次都去,獻完就拿著200元的津貼,去鄉上集市給俊花嬸子買點日用品,再給國棟買點零食——可“國棟這孩子咋跟個白眼狼似的,大明拿自己的血也喂不飽他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奶奶不明白國棟為啥要從上海回來,更不明白大明叔為啥拼死拼活非要在縣城買房——“要是當時不買房,就不會丟那幺大的人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國棟在縣城開店的第二年,就認識了一個縣里的女孩,叫陳莉,兩人處了不到半年就準備談婚論嫁了。但結婚前,陳莉提了個要求,婚后不想跟國棟的父母住在一塊。婚事臨近,國棟就提出讓大明叔和俊花嬸子回村里去住,就這幺把兩人又趕了出去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那天,俊花嬸子一直坐在地上哭,一邊哭一邊罵,不罵國棟,也不罵大明叔,只是罵自己命不好。也難免,自從住到縣城,俊花嬸子每次回村都四處跟人顯擺,說還是在縣城住著好,“冬天暖和,外面下著雪在屋里只穿秋衣秋褲就行”。可這一下子又被趕回去了,心里感覺憋屈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等到2009年冬天,國棟的兒子洋洋出生,俊花嬸子去了縣城看孩子,住在一個屋檐下,婆媳問題一下就出來了。還沒出月子,陳莉就跟俊花嬸子吵得不可開交了。奶奶說俊花嬸子這個人嘴太碎,啥事兒嘮叨個沒完,但陳莉,就沖她結婚之前把公公婆婆都趕回老家,“這種女的,能好到哪兒去?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等俊花嬸子去縣城后,大明叔就又一個人了,年紀大了,人也懶了,經常饑一頓飽一頓的。一直到2018年6月,大明叔在地里跟別人聊天的時候突然暈倒,醒來吐了很多血,才去醫院看的病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8月底回去沒看成,等11月我再回村,剛進家門衣服還沒有換,奶奶就匆忙把我往外推,“快去看看你大明叔吧,現在還在家呢……那個國棟,辦的真不是人事,可咱不能少了禮數、也不能他不高興咱就不去了啊……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我趕緊拿上一箱酸奶,在村里的小超市買了點水果,往大明叔奔去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大明叔穿著一件秋衣,還披著一件外套,見了我,馬上從椅子上站起來,笑著說:“咋回來了?放假了?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“來看看您,這身體沒事吧?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“沒事沒事,我這身體挺好的,現在這生活好了,啥都不缺,國棟經常給我拿些干果,還有很多是國外的,咱這都沒有的物件……東西你別留下了,給孩子帶回去吧,要不給你奶奶帶回去也行……”大明叔還是一直笑著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我勸大明叔再去醫院看看,可他卻堅持說自己身體沒事,國棟對他也挺好,“常常回來看我,每次都買不少東西”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車轱轆話說半天,我也不知道該怎幺辦了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6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沒多久,我就在同學的滿月酒上遇到了國棟。我們那一桌都是兒時的玩伴,平時見面總在一塊鬧,但那天國棟在場,大家多少都有些拘謹,有意避開家里的話題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酒席沒多久就散了,國棟喝了不少,臉全紅了,我開車把他送回家。到了他家樓下,我還是忍不住問他:“大明叔身體沒事吧?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國棟愣了一下,解開安全帶,卻也沒有要下車的意思,他用手搓了搓臉,嘆了口氣說:“你看得起我嗎?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這句話反而把我憋住了,只能應承著,“你這說的啥話,你是我哥,我咋能看不起你……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國棟搖搖頭說:“不,你其實是看不起我的,村里沒幾個人看得起我的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“你咋說這了……”我想開口勸,但國棟也沒理我,“你說這個世上什幺東西靠得住?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國棟這話云里霧里的,我實在不明白他想說啥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“我親爹死在了礦上,我都忘了他長什幺樣了,只記得他每次從礦上下來,都給我帶包奶糖。那時候,我爺爺奶奶不待見我媽,又聽信了別人的閑話,說我媽可能外面有人,就霸占了我爹的撫恤金,把我跟我媽趕了出來。我媽不想走,讓我哭著去求我爺爺,結果我爺爺就說,‘你別叫我爺爺,指不定誰是你爺爺呢。’你能想象嗎?親爺爺能說這種話,到頭來,宅基地和撫恤金啥都沒給我留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“后來我跟我媽就搬到了他(大明叔)家,哎,他這個人,老實了一輩子,窩囊了一輩子……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我忍不住打斷他,“你咋能這幺說大明叔呢?!他養了你這幺多年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“除了給別人磕頭,他啥也沒教會我。我媽嫁過來第二天,他就帶著我給村子里的人磕頭,他的背是駝的,我的背不想駝呀!小時候在地里偷豆子,被人捉住送到了村長那里,他在村長家低頭哈腰了1個小時。我把別人腿打傷了,對方不依,要打斷我一條腿,他又去求人家,但是這次連門都不讓他進,結果他在人家大門外直接給人跪下了……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“國棟你這是啥意思?大明叔這都是為了誰,不還是為了你嗎?你反倒因為這些事兒記恨他?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“我知道他對我好,可有時候又感覺承受不住。我帶人把家里偷了,他也沒訓我;我說不想上學了,他也順著我;后來我又說想回來,他也沒說啥;我在縣城買套房,對他說城里冬天有暖氣,冬天他跟我媽來縣城住,比村里享福多了,其實我是為了我自己——現在在縣城沒套房,哪個女孩愿意嫁你?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“那你現在的條件也可以,干果店生意也不錯,你為啥不給他治病?”我實在有些生氣,直言道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國棟苦笑了一下,“你是不是感覺我那幾年在上海掙了不少錢,哎……我媽那個人,啥都不懂,還特別愛顯擺。我連初中都沒畢業,上海遍地都是碩士博士的,哪有我的立足之地呀!我不想去養鴨子,也不想去當保安,能有什幺出息?離開上海的時候,我身上一共就26塊錢,再多待一天可能就吃不上飯了。回來之后開了干果店,頭兩年生意還行,但是現在勉強才能維持生計……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可能是酒精的作用,國棟的眼眶有些發紅,“我不是不給他治,我問過醫生了,他這種情況治愈率很低了,治療費用再加上后期的開銷大概在20萬左右。我要是有100萬,說什幺也要給他治,但是我現在只有十幾萬,我就是全給他用,也不夠呀!再說我還有洋洋,他是我后爹,但洋洋是我親兒子呀,我不能冒這個險……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國棟盯著我車的擋風玻璃,眼神有些散,嘴里還念叨著,“你以為我就好過嗎?我也是想了好久才決定狠下心的。他這病已經是晚期了,治療的意義已經不大。我剛才問你什幺東西靠得住,我覺得吧,這世上就錢最靠得住,我不能為了一個‘孝順’的名號,把洋洋以后的生活都葬送了。你們愛罵我就罵吧,我不在乎。再怎幺說,沒錢腰是直不起來的,無論如何我要讓洋洋的腰桿是直的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我氣得啞口無言,國棟打開車門,走進了樓道口,一直都沒回頭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7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又過了幾天,幾個本家長輩找到國棟,輪番跟他談話,希望他能帶大明叔去看病,錢不夠各家都可以幫襯著點,國棟死活不同意,最后撂下一句:“要治你們帶他去治,我是不管,一分錢不出。”把那幾個本家叔叔氣得夠嗆,有幾個看國棟的工作做不通,轉身就告訴了俊花嬸子大明叔的真實病情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俊花嬸子這才知道,回到家一邊哭一邊收拾東西,當天下午就找了輛車帶著大明叔去了醫院。第二天還在醫院附近租了個房子,做好了讓大明叔長期住院的準備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奶奶感嘆,俊花嬸子一輩子沒個主意,這一次,鐵了心要給大明叔治病。為了湊齊手術費還準備把村里的宅基地賣了,國棟知道后又不同意了,跟俊花嬸子狠狠吵了一架,俊花嬸子扇了他一巴掌,罵他:“你憑啥攔著他治病,這幺多年他少你吃了還是少你穿了?沒他你能住現在的房子,沒他你能娶上媳婦?你小時候他給你賣過血,現在你還要他的命嗎?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去年12月初,我去縣醫院看望大明叔,大明叔見我還是一臉笑,“你咋來了?我這沒事,你嬸子非讓我在這住著,就是有點炎癥,回去養著也一樣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俊花嬸子還是大嗓門,笑著對我說:“中午別走啊,嬸兒給你做好吃的。”又轉頭問大明叔:“今兒個中午想吃啥?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“啥都行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“我給你包餃子吧,蘿卜肉餡的咋樣?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“費那事兒干啥,包餃子多麻煩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“麻煩啥,我包得快。我現在就回去,待會兒包好了給你送過來。多送點,你倆一塊吃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俊花嬸子走后,我又陪大明叔待了一會兒,那時候大明叔精神頭還行,我走的時候堅持要把我送到住院部門口,我硬把他攔下,讓他萬不可再走遠了。直到我都走到醫院門口了,回頭看到大明叔還在住院部大門口,沖我笑著,我就向他揮了揮手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沒想到,那是我跟大明叔的最后一面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臨近年關,醫生找到俊花嬸子,勸她去更大點的醫院,省里或者北京,反正再在縣醫院待著意義不大。俊花嬸子含著淚問醫生,大明叔還能活多久,醫生說長的話可能半年,短的話就不好說了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俊花嬸子思前想后,當天就找到幾個本家,說無論如何也要把宅基地賣了,求大家幫忙看看有沒有人想買,價錢可以比別人低點,但是要快,年前就要去北京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奶奶說,俊花嬸子平時啥也不懂,字也不認識幾個,但這些日子,從大明叔住院的手續、到買藥、到聯系北京的醫院、掛號找醫生,全是她一個人弄的。在本家的幫助下,宅基地沒幾天就聯系好了買家,可讓大明叔去北京的時候,大明叔卻堅決不同意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俊花嬸子騙他說就去檢查檢查,一兩天就回來,“到北京檢查完了,咱倆再去趟天安門,你前幾年不還說沒去過天安門呢……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大明叔身體已經很虛弱了,說句話中間還要緩一緩,“我知道你要干啥,我也知道自己得的是啥病了,別花那錢了……北京我不去,宅基地也不能賣,你要是敢賣宅基地,我現在就從樓上跳下去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“我都想好了,你跟國棟媳婦兒不和,但洋洋還是咱孫子,以后縣城這套房子給國棟,村里的房子給你,這樣我走了也安心。馬上過年了,我的身體我知道,咱回家吧,就這幺定了,你啥也別說了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當天下午,大明叔就回了村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那段日子,俊花嬸子變著花樣給他做吃的,幾乎天天包餃子。大明叔的胃口卻一天不如一天,有時候努力半天才能吃進一個餃子,但俊花嬸子還是頓頓包新的。國棟偶爾回家,也給大明叔帶些營養品。俊花嬸子對國棟一直沒什幺好臉,但大明叔見到國棟還是很高興,拉著國棟拿出手機跟洋洋視頻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今年3月初,大明叔走了。村里有個規矩,下葬的時候,會有一個外人扶著死者的兒子,一邊走一邊勸,“別太傷心,哭壞了身子”之類的。但那天,誰都不愿意去扶國棟,葬禮主事問了好幾個人,都被拒絕了。最后,只剩國棟自己一個人哭著走在前面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這一次,國棟在村里算是真“臭”了,村里人都說大明叔養了個白眼狼,國棟每次回村,總有人在背后對他指指點點。村里幾個好事兒的人,見到國棟就大聲說:“呦,這不是大孝子嗎?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很快,國棟就基本不回村里了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大明叔走后,國棟想讓俊花嬸子搬到縣里去,說了好幾回,但俊花嬸子怎幺都不肯去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國棟先前跟我說過的話,我從來沒跟別人說過,不為別的,就是感覺有些話一說出來味道就變了。可能日常生活不得已才是常態,就像國棟說的“狠心”。面對生活的選擇,有時候只有靠著“狠心”才能得來那一點點的自由,但這樣的自由,真的安心嗎?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自始至終,大明叔從來都沒對國棟說過一個“不”字。這幺多年,我一直覺得大明叔傻,這輩子不值,后來等自己的孩子一點點長大,才能慢慢理解大明叔——父子之間本沒有道理可講,感情很微妙,也很悲壯——盡管國棟也不是他親生的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我相信大明叔什幺事兒都知道的,我也寧愿相信,走到生命盡頭,他是原諒了國棟的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尾聲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今年7月末,我帶兒子回了趟老家。兒子剛1歲多,說話還說不利索,在村里溜達的時候一直咿咿呀呀的。突然,他大叫一聲,“桃!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我抬頭一看,大明叔家的桃已經伸到了墻外,我蹦起來想摘一個,但差了一點,沒夠到,我舉起兒子,他的小手一把抓住桃子,一用力就摘了下來。我拿去洗了洗,咬下一點送到他嘴里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“甜嗎?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“甜!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編輯:沈燕妮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題圖:《那山那人那狗》劇照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投稿給“大國小民”欄目,可致信:[email protected],稿件一經刊用,將根據文章質量,提供千字500元-1000元的稿酬。其它合作、建議、故事線索,歡迎于微信后臺(或郵件)聯系我們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投稿文章需保證內容及全部內容信息(包括但不限于人物關系、事件經過、細節發展等所有元素)的真實性,保證作品不存在任何虛構內容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關注微信公眾號:人間theLivings(ID:thelivings),只為真的好故事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作者:老斷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(責任編輯:包栩_NBJS9028)

烏衣門戶網:www.uhmbqd.tw

相關閱讀

聯系客服 關注微信 下載APP 返回頂部
金彩网